我說啊

也只有懷孕這件事能讓我從裡痛到外從上痛到下沒有一點負面情緒。
當我察覺的時候真的覺得很奇妙。

真的,我很想用被『摧殘』的『體無完膚』來形容,
不過這種詞太負面了。

這麼說不是要表示自己有多偉大,
是突然深切地體會為什麼有『養兒方之父母恩』這句話。

媽媽怎麼可以這麼偉大?
那些在那邊嚷嚷:『在家帶孩子?好嗎?!』的女性朋友們真的應該生過孩子後再發表意見。

『工作』百百種,內容性質不同罷了。

還沒生的時候擔心自己不夠力,
在產台上拖個一天半個月生不出來可不好玩。
誰知到真正辛苦的在後頭呢…

我說陣痛還有暫停的時候讓妳喘喘氣,
生完之後傷口的麻藥退了才難受_
那是沒有下課時間的。
縫合的傷口在出院那天崩開,我進手術室再補兩針…

我有不知道生完後平日怎麼樣也不會注意到的『自己排尿』成了一件這麼寶貴的事。
於是我接上導尿管一個多星期。

拿下來的那天又發現尿道已經感染,
我吃了一個多星期的藥,繼續忍著腫脹的不適。

我從沒考慮到『漲奶』這件事。
漲就算了,不擠出來不行,會發炎…
擠呢?個人覺得比生孩子還要痛啊!
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,一天要讓護士小姐在我胸前蹂躪至少三次…
可我很感恩_因為自己是說什麼也不會感去碰的。
把兩邊硬得跟石頭一樣的乳線揉開至少要花上一個小時。
有人願意用兩隻手這麼努力的幫妳怎麼不感動?
我問小姐:『有沒有人不願意讓妳們擠的?』
真的很痛啊!
『有哇!隔壁的媽媽死不讓我碰,我都想打下去了!我們都說妳是勇敢的了…』
哈哈,我勇敢嗎?也只有為了自個兒的小孩的肚子能讓我忍受這種摧殘吧…

還有還有,

那個內臟們哪…

娃娃出來就空一個肚子在那裡,

你們就都給我掉到下面去啦?!

什麼時候才會回到原位哩?

老是抱著一個肚子,人人見了我都問:『妳剛剖腹完嗎?』

@#$%︿&

我是自然產捏!

辛苦了,小朋友

妳還在肚子裡的時候覺得每天過的比蝸牛爬行還要緩慢_

特別是最後那一個月。

現在妳出來了,活生生就睡在我的右邊__

今天是你來到世界上的第21天。

回頭看那懷孕、陣痛、進產房、用力的一切,又是飛也似的一眨眼間。

上帝又非~常憐憫地讓妳噗地一下就出來了。

整個過程不怎麼太有空隙讓我停下想想:

『嗯,陣痛了。等下就要進產房了。現在要用力了。妳出來哩!』

電視上演的都是假的…

在產房理的時候哪有力氣罵人!

說實話,使盡前身的力後後只剩虛脫,那時真的沒有多餘的力氣好好看看妳。

妳,就這麼出現在我的胸前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那天,在妳嘴角開出一朵微笑。

我熊熊以為自己眼花了,卻抑制不住胸口要爆開的

『心   花   怒   放』。

這可是長久以來我認定很俗的成語呢!

人家都說爸媽總覺得自己的小孩是最可愛的,

我以前就覺得自己一定很『公正』,一定是可愛就說可愛不可愛就不可愛。

但站在baby room前面怎麼看就妳最可愛!?

現在妳牽動『微笑肌肉』的技巧似乎越來越發達,

喝ㄋㄟㄋㄟ時的嘴角就越拉越開,

看的媽媽傻了眼。

我從來沒看過的一幅絕世名畫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體驗過baby吸母奶才瞭解什麼叫使出『吃奶的力氣』。
來到這個世界的第一件是就是要把自己的肚子填飽,
我發現吸母奶的小朋友就先體驗著一件事:有付出才有收穫。
吸奶瓶真的容易太多了!
以前哪會知道有什麼不同啊!
那天ㄋㄟㄋㄟ不太夠用奶瓶補formula給妳,
才明白為什麼妳吸ㄋㄟㄋㄟ的時候老是上氣不接下氣,
沒五分鐘就要停下來好好『喘口氣』。
辛苦了,小朋友!妳很努力,繼續加油!
等妳越長越大,就更有力氣吸ㄋㄟㄋㄟ囉!

分裂

部分的我,在那裡。

部分的我,在這裡。

心,在哪裡?

 家在哪裡,心就在哪裡。我的主,我能說,我在祢裡面嗎?

我很想一無反顧,信心滿滿地說:我在祢裡面!

有那些記憶裡的出現時,我會懷念。

我迷惘了。

到底我屬於這裡,還是真的只因對的人卻是不對的時間而擦身,才會在這裡?

無解問題。

無意義的問題。

可它還是個問題。永遠會是

我心底的無題。

我不能救全世界,但我一定可以幫助一個人

打開GoodTv,張茂松牧師在說未婚懷孕小媽媽的事。

我又是一陣寒顫。

如果今天我不認識祢,我是不是還會把妳留下?

我真的真的害怕…

以前會覺得:

“有什麼大不了的?”  “不要拿責任來嚇唬我!”

唉…

真的很糟。

當初殊不知,真正的負責任,並不只是兩情相悅就說的過去。

若沒有看到大局,怎叫真正的深思熟慮?

若沒有替”他人”的生命著想,又怎麼懂得愛惜自己的?